<bdo id="3uxud"></bdo>
<bdo id="3uxud"></bdo>
<bdo id="3uxud"><progress id="3uxud"></progress></bdo> <menuitem id="3uxud"></menuitem>
<bdo id="3uxud"><progress id="3uxud"></progress></bdo>
<bdo id="3uxud"></bdo>
<bdo id="3uxud"><xmp id="3uxud">
盛世湘黔網 首頁 盛世湘黔 智聞天下 查看內容

中美決戰,王不見王

2024-4-22 23:06| 發布者: cnxqw| 查看: 13796 |原作者: 盧克文|來自: 今日頭條

摘要: 壹時間來到2024年4月中旬,當我在辦公室敲下這一行文字時,落地玻璃外的成都是個大晴天,歐洲大廈潔白優美的曲線矗立在我視野的前方,天府五街的行人,正在陽光下平靜地為生活奔波,天府大道上各種轎車、SUV、公共汽 ...

時間來到2024年4月中旬,當我在辦公室敲下這一行文字時,落地玻璃外的成都是個大晴天,歐洲大廈潔白優美的曲線矗立在我視野的前方,天府五街的行人,正在陽光下平靜地為生活奔波,天府大道上各種轎車、SUV、公共汽車、電動車穿梭不歇,上班族正急匆匆地穿過斑馬線奔向地鐵口,幾個十幾歲的年輕小伙子,一拐一拐地騎著共享單車,在人行道上慢悠悠地走。

我眼前的世界顯得無比安寧詳和。

但也就在這一刻,加沙人剛掩埋完親人滿是灰塵的尸體,躲在地道里揣著手雷,死死盯著地面緩緩向前的以色列國防軍;也門胡塞武裝正拎著他們不知道從哪手搓出來的超高速導彈,瞄準紅海上的英美船只打靶;俄烏前線的烏克蘭士兵,躲在挖了一年的戰壕里,一只腳浸著雨水和爛泥,看了看倒在前方已經陣亡的戰友,慢慢咀嚼著人生最后一塊餅干。

當成都天府五街還在享受和平歲月時,世界上許多地區充斥著戰爭與死亡,那幾個一拐一拐騎著共享單車走過街道的年輕小伙,并不知曉這個世界殘酷的一面,他們在抱怨工資與加班時,加沙人正揣著手雷沖向以色列國防軍,世上大部分人并不知道,這世界的陰暗與陽光、戰爭與和平是互為一體的,他們互相影響、互相鉗制,如果你看不到這個世界有多殘酷,那也只是因為有人抵御住了殘酷。

2024年4月中旬,這個世界還能維持住基本和平的局面,大部分人還能正常打卡上班,傍晚和家人一起吃個晚餐,順便發發生活的牢騷,是很不容易的。

這是中國強大到讓美國不敢輕易拔槍,被迫與中國作出共同約定,雙方盡量守住底線,不引爆一場世界大戰的結果。

這個世界本來會更加殘酷,世界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詭異的制衡局面,按照過去的劇本,兩位王者發展到這個階段,本應該爆發一場波及全球的戰爭,但大家都回避了直接對弈,默默在各自勢力的邊緣地帶,悄悄作起了文章。

大家默契地玩起了全球地緣游戲,切邊削角可以,但要確保王不見王。


關于新舊王者交替的劇本,歷史原本只打算用鮮血來書寫。

自打有了工業革命,英國人一騎當先,利用先發優勢統治地球兩百年,但就像中國的陶瓷、茶葉、絲綢三大頂尖技術遲早流傳到歐洲,英國人的蒸汽機、紡織機還是被法國、德國、美國先后偷學成功,世界由一家獨大逐漸發展成英德法美俄幾大列強爭雄,當中以美俄潛力最深,不過德國工業質量高,短期對英國威脅最大。

后發德國沒有殖民地,為了爭奪全球工業原材料,企圖以2B鐵路斷英國本土與殖民地之間的交通線,英國人為此感受到了深重的危機,為了阻止新王奪權,英國開始結盟,德國跟著結盟自保,雙方高度緊張,最終因為奧匈王室被刺點燃導火索,爆發了一戰。

一戰爆發之時,列強各國人民并不覺得恐懼,尤其英法不恐懼,按照他們以前打殖民地各國摧枯拉朽的軍事傳統,無非是組織一支幾百數千人的軍隊,到地球上別的國家進行軍事郊游,他國權貴就要被打得肝膽俱裂跪地投降,年輕軍人們輕易就可以加官封爵。

出去帶著隊伍遛跶一番,回來就可以親吻女王的手背,對他們來說,打仗約等于升官發財。

但一戰是人類工業化之后,第一次全球列強之戰,現代殺人手段高效殘忍,讓各國死人堆積如山,前線官兵常常生存周期不到幾小時,要么死于子彈、要么死于毒氣,死法多種多樣,尸臭遍布戰場。

前線泥地里,自然泥水與人類尸體腐爛后的液體混雜在一起,空氣中的惡臭讓前線官兵此后一生想起來就要嘔吐,從沒出現過的地獄場面,使英法俄奧也嘗到了肝膽俱裂的滋味,俄國被打得國內直接改朝換代,英國被打得霸權消散,法國最慘,因為法國采用了前線輪換制,大部分年輕人都上過前線,但凡見過那種殘酷場面的年輕人,個個都患上了PTSD綜合癥,對戰爭有了強烈的恐懼心理,一戰中英法德俄奧都死了很多人,但法國心理創傷人數最多,所以法國在二戰中死活不跟德國打了,寧肯做亡國奴也不打,可見PTSD傷害有多嚴重。

我說過很多遍,二戰是一戰的延續,本質還是德國挑戰英法,是一戰結束后法國對德國盤剝太深,同時觸動了德美兩國利益,美國資助德國重新站起來反抗擁有全球殖民地的英法,但這次德國突圍的策略不是2B鐵路,而是轉而吞并歐洲各國,從而引發規模更大的全球戰爭,最后6000萬人死于二戰,1.3億人受傷,總傷亡達到了約2億。

新王與舊王交接地帶,尸盈遍野,血腥與惡臭曾經布滿歷史的角落,只是那一代人已經全部死光,少有人抱著腦袋、披著毛毯,渾身顫栗著坐在火爐邊跟你回憶往事。


二戰結束之后,美蘇聯手先廢了英法在全球殖民地的絕對統治,但這項工作做得不徹底,英國至今保留了松散的英聯邦,法國至今控制著西非,英國女王常常請英聯邦的某個首腦,在倫敦一處老咖啡館喝點東西,而法國直接將反抗他們的西非首腦拉出去槍斃,殖民冤魂今猶在,不見貝寧春閨人。

二戰后世界建立了新的秩序,英法德三國退出世界一流強國,美蘇客氣著收拾了英法幾次后,急匆匆著進入制霸時間,沒有精力將英法殖民體系打死打殘。

新的全球體系里,美國位列第一,拉了一坨國家對付蘇聯,蘇聯位列第二,一看勢單力孤,也趕緊拉了一坨周邊國家對付美國。

本質上跟當年英國對付德國有什么區別?還是一個聯盟對付另一個聯盟。

同樣是一個新王舊王爭霸的世界,因為有了核武和兩次世界大戰的恐怖經歷,美蘇雙王很難搞得尸山血海,但雙王之間勢不兩立,老死不相往來,將全球隔絕成兩個不同的經濟軍事體系,一直耗到蘇聯力竭而死,天下在1992年歸于美國。

本來天下大定,美國神功護體,一統江湖,武有赫赫軍威甩全球各國十條街,文有各國公知俯首稱臣,主動幫助美歐洗腦自己國民,天下無敵的美國彈笑間統御全球幾十年,正打算千秋萬載、烈火烹油間,突然斜刺里殺出個中國,僅用了短短四十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接替了蘇聯天下第二的位置。

“高貴的東方女王摘下了絲制手套,加入了全球爭霸!保ò⒗瞬恢乐袊倌陳u辱,一直將中國形容成高貴的東方女王)

在英德、美蘇之后,世界迎來了第三波中美之間新舊之王的交替之戰。


從2016年中美南海對峙,正式進入實質性的雙王對決開始,中美爭霸賽其實已經歷時八年。

與英德、美蘇之間慘烈的新舊對決不同,這一次中美之間,很默契地采取了“王不見王”的大策略。

按照以前歷史劇本,新王崛起發展到舊王70%-80%的實力時,雙方決戰就在所難免,而且新王有工業后發優勢,工業質量通常高于舊王,總是忍不住拔出手中的利劍刺向舊王。

但2023年中國工業產值達到6.8萬億美元,超越第二美國的2.85萬億美元,占到全球工業總產值的28.5%,中國依舊沉得住氣,中國依舊不拔劍。

按當年德國蘇聯的脾氣,要有這個實力,早在舊王身上先捅十個血窟窿嘗嘗鮮了。

中國沉得住氣,不僅僅是因為全球工業大國前十名,除中美外剩下的日德韓印英法意巴八國,幾乎都是美國盟友,去掉印度和巴西,美國及盟友2023年還有10.36萬億美元工業產值,跟我們的6.8萬億美元相差并不遠,但重要的是,我們不想重蹈歷史的覆轍。

充滿血腥與惡臭的一二戰,是歐美人發起的一二戰,中國人要的是和平崛起,要的是天下大同。

不過很多事情,我們身不由己。

當前世界所有的動蕩與斗爭,不管是俄烏戰爭、巴以沖突、紅海胡塞、朝韓互嘲、臺海局勢、菲越政蕩等等等等,除了南美中國實在鞭長莫及,非洲主要是俄國與法國正激烈爭奪礦產資源,其他世界各國軍政要事,尤其歐亞大陸各國,挖到底都是中美之間在角力。

畢竟中國崛起時間太短,說中國已經成長為世界大事的幕后大佬,會不會太夸張?

不夸張,幾萬億美元的工業產值,放在哪都不夸張。

而且許多事情,中國是被動參與的,因為你已經強大到在某些方面可以抗衡美國,受美國欺負的一些國家或地區,就難免過來請中國出面,多少想借力平衡。

有多大實力,就必須承受多大責任,你不入歐亞?誰入歐亞?

中美雙王間的關系十分微妙,跟英德、美蘇那種要么生要么死的關系全然不同,一方面美國給中國產品瘋狂加關稅拒絕中國產品,一方面又有大量中概股至今在納斯達克上市;一方面美國逼迫各外貿企業遷出中國,一方面中國又鼓勵美資來華投資,甚至手把手救活了特斯拉;一方面中美狂造F35和J20,氣氛緊張到一觸即發,一方面雙方有一點點風吹草動,雙方高層立即叫停,并對外界聲明這僅僅是一場誤會。

中國只愿邊自保邊和平崛起,美國只愿不要再卷入強國惡戰折損國力,或者暴露自己戰力大跌的本質,因此兩國相互保持默契。

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斗爭格局前所未有,英德之間尸橫遍野的慘烈、美蘇之間不共戴天的冷戰,跟中美之間這種“該對付你就對付你,該做生意還繼續做生意”的奇怪趨勢,完全不是一個路數,中美之間當前不是生死對決,更有點像相愛相殺。

在戰場的中心,大家聽不到鼓點,但在戰場的邊緣,我們交鋒激烈。


民主黨的美國對付中國,采取的是聯盟合圍。

在軍事上,反復爭奪菲律賓高層——中美在菲律賓幾度易手,美國聯合日韓兩大傀儡國形成軍事包圍,另旁敲側擊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泰國,企圖拉他們入局,并不時以臺灣問題挑釁中國;在經濟上,則采用當年對付蘇聯的辦法,拉攏各發達國家盟友,寧肯放棄中國市場,也要斷絕向中國輸入先進技術。

中國的反制策略,是在軍事上繼續爭取菲律賓,以朝鮮制韓國、以琉球制日本,另努力爭取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泰國不要加入戰局,在臺灣問題上堅持以大局為重;在經濟上,積極開放市場,請美國各發達國家盟友來賺錢發財,絕不采用蘇聯那套非友即敵的外交政策,甚至把我們當成敵人的美國政府,我們都對他們部分企業比如特斯拉這種施以援手、釋放善意,不搞簡單粗暴的孤立主義。

美國有兩個嚴重的、迫在眉睫的問題。

上面這個大策略是民主黨的策略,民主黨追求的是長期國家利益,這個策略執行成本很高,需要向盟友們出讓利益,盟友們才會勉強答應對付中國。

也只是勉強答應,德國法國首腦每次訪華,都要帶一大堆頂尖企業家來中國拿訂單,拿到心滿意足才飛回歐洲,他們怎么舍得跟中國決裂?

而共和黨一旦川寶上臺,他要追求的是國內短期民眾利益,他不僅會放棄盟友利益,還將強迫盟友們吐出利益,這樣將迫使盟友們跟中國親近,破壞掉美國的合圍中國計劃。

美國另一個大問題,是他們帝國的邊疆太遙遠,觸手太多,統治成本太高。

中國現在跟美國玩起了“王不見王”,中國拿周邊威脅到自己的日韓暫時沒什么好辦法,于是中國放棄在這片區域的死斗,直接在歐洲和中東地區開辟新戰場,嘗試剪斷美國的觸手。

第一步從阿富汗逼退美國;第二步保證俄羅斯在俄烏戰爭中立于不敗之地,中美達成不向俄烏雙方提供先進武器的默契,俄烏變成曠日持久的消耗戰;第三步撮合伊朗沙特和解;第四步在巴以沖突中只做幕后交易,逐漸使以色列陷入苦戰,準備將美國放在中東的釘子拔掉。

因為上面的布局太過漫長,使許多人忽略了事件的連貫性,從2021年8月美國撤出阿富汗,到2022年2月俄烏戰爭、2023年10月阿克薩洪水行動,這幾年美國在東歐和中東的勢力,是一點點被削弱并向后退卻的。

常人的情緒和思考常常只能維系幾天,但國家大戰略,通常要以五年十年為計算單位,普通人缺少宏觀思維,看不到太長遠的事物。

比如以色列陷入現在的苦戰,是常人難以預料到的。

哈馬斯發起阿克薩洪水行動明顯經過精心準備,幾千枚火箭彈,加上乘坐機動滑翔傘、身上帶著炸藥發起自殺式襲擊的武裝人員同時猛攻以色列,使以色列極為震怒,但沒想到占據武器優勢的以色列,打到今天還打不下天通苑大小的地方,而以色列轟炸加沙炸死無數老幼的視頻傳遍全世界,使以色列在道義、戰績上遭到雙重否定。

水平水平不行、道德道德不行,等到美國軍人自焚抗議以色列暴行后,以色列多年輿論塑造的強大金身被打破,緊接著黎巴嫩真主黨跟也門胡塞武裝發起雙重進攻,胡塞手搓Badr-1近程導彈和Quds-2反艦彈道導彈,專打美英貨輪,精打細算斷以色列糧草。

以色列遭遇前所未有的政治與軍事困境,美國放在中東最重要的楔子,現在有了被拔掉的風險。

這次巴以沖突,就是布局了許多年的陽謀,各股反以勢力協同作戰,各種克制以色列和英美的武器大量出現,甚至打出了漂亮的輿論戰,都不是一拍腦袋就突然變化出來的,是需要一個大綱領、一個總指揮的。

如果把時間線放長,我們看到的是一出完整的中美對決,而不是零散的國際新聞,總體態勢是中美在東亞和東南亞僵持不下,但中國成功開辟了新的戰場,不跟美國在家門口糾纏,轉而攻擊美國觸手,使美國的威望在東歐與中東大損,區域實控地盤這幾年正在逐漸萎縮。

美國想跟我們下國際象棋,我們直接把棋盤端了,跟美國下起了圍棋,棄難分勝負的東亞,在中東掛出一條長龍,將美國戰線逐一擊退。

只要將美國觸手再花幾年剪掉部分,到時候再調集資源回轉到東亞,則日韓一舉可破。


美國在歐亞大陸壓縮地盤的回撤,比起世界歷史上其它大國分崩離析的慘狀,已經算維持得很不錯了。

跟德國被全國反推打殘、蘇聯崩潰式謝幕,美國算是比較體面了,從2016年算起,8年來美國只是在中東與東歐慢慢退卻,東亞和南海還是呈對峙局面。

我總覺得,過去兩代新舊王對決,英德與美蘇之間,盎撒人還是表現出了足夠的深謀遠慮,英國作為最古老的舊王,到現在也沒有家破人亡,工業轉移后,至少能靠做全球洗錢中心,過著還不錯的小日子,并和原殖民地國家關系都還不錯。

并且英美作為舊王,他們都曾成功擊退過德蘇新王的挑戰,就是挑起世界大戰拉大伙下水,做得實在不地道。

美國繼承了英屬不列顛的政治技巧,手法也算高明,不過他們遇到的對手,也不再是德蘇這種脖子一硬跟你玩命的新王,而是吸取了歷史教訓,絕不跟舊王翻臉,慢慢與美國下起了歐亞圍棋的中國。

成都天府五街還在享受和平歲月,那幾個一拐一拐騎著共享單車走過街道的年輕小伙,并不知曉這個世界殘酷的一面,他們可能并不知道,這種太平日子并不是天生就應該存在,本來這個世界會發生非常激烈的全球大戰,按歷史的劇本,新舊王的交接通常是一場毀天滅地的戰爭。

這一切都沒有發生,是因為中國人足夠熱愛和平,中國人也足夠有定力、有智慧。

這篇文章開篇時,我還在四川成都,快寫完時,我已經在俄羅斯圣彼得堡調研了三四天。

4月16日,我去到圣彼得堡俄共總部,采訪到了俄共本地第一書記羅曼,也就是俄共在圣彼得堡的最高領導人,當我問他過去蘇共與今天中共的區別時,他說,中國現在取得的成就,像一盞燈塔,只是指示我們的方向,并不像過去蘇共那樣,強制干涉別的國家內政,中國懂得跟大家和平相處,這是以前蘇共做不到的。

是的,他一個遠在萬里的外國人都清楚,中國是一個熱愛和平的國家,我們從來都不像盎撒人那樣,渴望掠奪與戰爭、壓迫與控制,我們希望大家好好掙錢好好過日子。

我們不喜歡任何戰爭,但我們也從不畏懼任何強敵。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相關閱讀

返回頂部
91Av|亚洲网友自拍乱拍|色综合天天综合网中文|无码中文字幕a级毛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