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3uxud"></bdo>
<bdo id="3uxud"></bdo>
<bdo id="3uxud"><progress id="3uxud"></progress></bdo> <menuitem id="3uxud"></menuitem>
<bdo id="3uxud"><progress id="3uxud"></progress></bdo>
<bdo id="3uxud"></bdo>
<bdo id="3uxud"><xmp id="3uxud">
盛世湘黔網 首頁 湘黔文化 湘黔文學 查看內容

詩歌|追魂者(長詩) ——致永無歸途的青春之二 文/蘆建倫

2023-10-25 20:25| 發布者: cnxqw| 查看: 13517 |原作者: 蘆建倫|來自: 盛世湘黔網

摘要: (十三) 馬徘徊在筐內,以尚未變異的視角 平靜剖析另一物種的優劣 如同把玩一件陳舊的古玩,想從 細微的線條與雕痕里,找出 一些年青的遺跡 不羈眼神閃著不落俗套的倔犟 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出 深刻而復雜的斑瀾 ...

追魂者(長詩) 

——致永無歸途的青春之二

    個人簡介:蘆建倫,網名桃園晨笛,貴州貴陽人,新死亡詩派大型詩叢《詩》副主編。網絡詩歌觀察者,四十余次獲各級各類網絡詩歌獎。詩歌、詩評發表于《詩選刊》《解放軍文藝》《啄木鳥》等二十余家報刊雜志。


(十三)

馬徘徊在筐內,以尚未變異的視角

平靜剖析另一物種的優劣

如同把玩一件陳舊的古玩,想從

細微的線條與雕痕里,找出

一些年青的遺跡

不羈眼神閃著不落俗套的倔犟

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出

深刻而復雜的斑瀾

有一種飛翔的沖動

懷著害怕沖撞邊界的恐懼

月亮在馬蹄下,不堪重負,喘著粗氣

被壓得翻不過身來

 

(十四)

魂是一匹馬嗎?這是個千古未解的謎題

如同我不知是從哪來

要到哪去的疑問

 

(十五)

骨髓里盛開叫不出名字的野花,皮膚表層

滲出莫名的花香。這是我最英俊的季節

體內找不到源頭的激情劇烈沖撞

花前月下,一遍遍練習

亙古不變的誓言

“上邪,我欲與汝長相知

長命無絕衰……”

源自古代的抽象玫瑰

在誰的體內激起千層波瀾?

又在誰的眼里,蕩起

肌膚相親的渴望?

 

(十六)

多年后的斜陽里,不再吹奏牧笛的牧童

變成了牧馬人,他放牧的仍是這匹馬

行走在沒有歸途的長路

說不清流放的終點

一切,源于我仍置身筐里

從未放棄突圍念頭

從未找到突圍缺口

 

(十七)

筐穩穩地擺放在原處。很多同類物種從外面翻進來

更多同類物種從里面翻出去

有一些掉進了泥沼

廣播播放著經年已久的保留曲目

似乎顧不上側目

流露出一絲憐憫

這匹馬,原本可以奔得更遠

擁有更大馳騁空間,只因一個長者的謊言

千回百轉,仍身陷虛妄的泥潭

我再次淪陷,帶著不甘墮落的魂

牽著裹足不前的馬

 

(十八)

一個聲音從泥潭里傳出,順從吧

給你千里的坦途

又一個微小的聲音從滿含淚水的眼角流出

不,我原本擁有一望無際的草地

是那個謊言的制造者

倒下了稀泥。設置了絆馬索

讓我每奔一步

都與迷失角力

 

(十九)

消耗浪費著年青的激情,在一塊

遺失又尋回的磨刀石上磨平鋒利

這對于一匹馬,是多么

殘酷的無效損耗

周而復始,于是

學會了兩個詞語

油膩頹廢

 

(二十)

睡蓮在泥潭里一邊綻放一邊蘇醒,周圍

響起雷鳴般掌聲

隔音效果極好,一切,都裝飾得華麗大氣

背后,卻是西風凜冽,草木枯萎

這匹馬逐漸瘦去

愈來愈矮,矮成一把

墊在牧馬人膝蓋羊皮上的馬頭琴

琴聲試圖站起來。又

渾身無力地倒下去

 

(二十一)

水仙花含苞待放。一南一北,延綿數千公里

千里馬也要數個晝夜

才能博得美人一笑。一笑

便傾國傾城

馬蹄踏香,每一步都小心冀冀

生怕驚憂了美人的甜夢

 

(二十二)

現在,我基本能夠確定:自己就是

那名追魂者。肉體尚存

但魂已飄遠

守著筐里豐盛的食物,變得慵懶

抬眼都覺得是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我被限定在筐中的某一個點上

形象平凡,視野逼仄

幻想的一馬平川并未出現

高樓大廈山一般傾倒

傾倒就傾倒吧,偏偏卷走了

我充滿勇氣的青春

 

(二十三)

 

我被困筐里很多年了,一直

牽著這匹垂頭喪氣的馬。逝去的父母

被時間終結了的眼睛,暗示過我

曾三天三夜躲進離家不遠的山洞

朝他倆示威已經長大的兒子,是多么

幼稚和荒唐

天馬行空的自信,始于

我還毫無準備

青春呼嘯而至

 

(二十四)

 

寫下的日記,在數次搬家之后失蹤

打撈過這個城市所有河流,兩手空空

以至于當我想起往事,眼里,骨縫里

都呈現可怕的空白

我用白紙總結生命,辭海里的詞語

瞬息之間就變得透明

邊緣發出幾聲尖叫

頃刻悄無聲息

 

(二十五)

 

我擁有的只是一段貧血的青春

很多寂靜的夜晚,我都將體內

那頭不安的小獸一摁再摁

不讓它逃走。時間之內

威猛的魂被擠出體外

時間之外,這個攜帶眾多狂想的物種

飛快進入一條暗黑通道,冰冷。無助

一件一件卸下健壯的肌肉

 

                                                          一審:輕羅曉扇

                                                          二審:三楚肖靜

                                                          三審:江南野馬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91Av|亚洲网友自拍乱拍|色综合天天综合网中文|无码中文字幕a级毛片视频